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社会万象 > 热门小说 > 正文内容

《幻想农场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字体+ 编辑: 来源:2018-10-31 20:08:00我要评论 访问量:

被辞退的陆清酒终于决定回到了老家种田。起先,他养了一头猪,然后他发现猪会做的高数题比他还多。接着,他养了一群鸡,然后发现自己的战斗力等于十分之一鸡。最后陆清酒终于发现这个老家好像哪里不太对劲……特别是他身边某个天天对着两眼放光的某个人。陆清酒:“你到底是在对我手上的麻辣干锅流口水还是在对我流口水?”白月狐指了指干锅。陆清酒:“那你能不能先松口??”白月狐恋恋不舍看了陆清酒的手臂一眼,松了牙。就算你们很失望,但我也得告诉你们猪真的不是攻_(:з」∠)_

由西子绪发表的最新代表作-幻想农场,目前广受读者喜欢,在网文小说界反响颇大,是一部值得肯定的小说。该小说主要讲述 的是:

被辞退的陆清酒终于决定回到了老家种田。起先,他养了一头猪,然后他发现猪会做的高数题比他还多。接着,他养了一群鸡,然后发现自己的战斗力等于十分之一鸡。最后陆清酒终于发现这个老家好像哪里不太对劲……特别是他身边某个天天对着两眼放光的某个人。陆清酒:“你到底是在对我手上的麻辣干锅流口水还是在对我流口水?”白月狐指了指干锅。陆清酒:“那你能不能先松口??”白月狐恋恋不舍看了陆清酒的手臂一眼,松了牙。就算你们很失望,但我也得告诉你们猪真的不是攻_(:з」∠)_

《幻想农场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试读

陆清酒从火车上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,他提着沉重的行李本想去打个出租,可谁知出租车司机一听他想去的地方都纷纷拒绝了。

“水府那地儿太偏了,不去。”出租车司机上下打量着陆清酒,眼神里多了点警惕的意味。

陆清酒被打量的莫名其妙,他道:“师傅,加钱也不去吗?”

司机犹豫片刻:“你是从外地回来的?”

陆清酒点点头:“对啊,A城回来的。”他说着指了指自己旁边的行李箱。

司机看见了陆清酒的行李箱,咬牙道:“你加多少钱?”

陆清酒算了算路程,道:“两百行吗?”

司机这才松了口:“行吧,你上来。”

陆清酒心里一松,赶紧把行李放进了后备箱,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。

这会儿时间已至凌晨,街道上空空荡荡,只见偶尔开过几辆匆匆忙忙的出租,刚刚入春的天气还有些凉,穿着短袖的陆清酒搓了搓自己有些发凉的手臂。

这里离A城很远,属于本省远郊,经济发展远没有A城好,周围大多都是比较低矮的建筑,透出一股子陈旧的味道。

司机往前开着车,嘴里问着些有的没的,陆清酒一答一回,这才知道了司机不愿意去水府的原因。

水府是个比较偏远的村落,离他们的县城还有段距离,前段时间那儿死了两个出租车司机,凶手至今都还没被找到。后来又有些谣言说那两个司机根本不是人杀的,是因为冲撞了脏东西,所以这一片的出租车司机都不爱去那儿了,特别是这黑漆漆的大晚上……

要不是陆清酒加的这两百块钱,他今天还真得在县城住上一晚上。

“从A城回来做什么呢?”司机看着前面,和陆清酒聊天,“老家在这儿吗?”

陆清酒道:“是啊,在外面不顺,干脆辞了职,想着家里不还有几块田么。”

司机道:“这穷乡僻壤哪有那么好玩,年轻人,我看你在这儿待不下去。”

陆清酒闻言也只是笑了笑,没有应声。这次回来他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并非一时的意气之举。

车一路往前,驶过窄小的乡间小路,周围的环境也越来越偏僻,到最后周围一点亮光也看不到,只余下无尽的夜色。

陆清酒坐了一天的火车,和司机聊了一会儿便有些困了,眼睛一搭一搭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,司机却是突然来了个急刹车。

陆清酒猛地惊醒,疑惑的问了句:“怎么了?”

“你……你看得到前面那东西吗……”此时司机的脸色难看的要命,眼睛瞪的溜圆,浑身上下还在微微颤抖,一副随时可能会晕过去的模样。

“什么?”陆清酒一愣,朝着前方看去,当他看清楚了车辆前面的东西时,也和司机露出了同样的表情。

只见狭窄的山路上飘着一个白色的东西,因为距离有些远,看不太清楚,但依稀可以看见应该是个人……

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司机的语气简直像是要哭出来了,要不是这里实在是太窄没法倒车,他估计会马上掉头就跑。

陆清酒:“……”

“啊啊啊啊,那玩意儿飘过来了!”司机吓的一把抓住了陆清酒的手臂。

陆清酒:“你冷静一点,世界上是没有鬼的!”他刚说完这话,身边的司机又惨叫了起来,道:“那东西在朝我们靠近!!”

陆清酒朝前看去,发现那白色的人影居然真的在朝着他们靠近,身侧的司机叫的跟杀猪似得,这么一搞还真颇有点恐怖片里的气氛。

“那好像是个人啊!”不过白影靠近了,陆清酒却是看清了那白衣的的确确是个人,虽然长相看的不太清楚,但应该不是什么怪力乱神的东西。

“是个人。”陆清酒觉得自己的手臂都快被司机抓断了,嘴里嘶嘶道,“师傅,您别抓我了,那真是个人。”

“人?”司机似乎冷静一些。

人影缓缓的走到了他们的面前,借着车灯,陆清酒终于看清了白影的模样,这竟是个穿着一身白衣的男人,模样十分俊美,脸上没什么表情,脚步停在了出租车副驾驶的位置旁。

“先生?”确定这是人而不是什么奇怪的脏东西,陆清酒心下微松,他将车窗摇下,露出半张脸,开口道:“这么晚了这地方又这么偏,你有什么事情吗?”

那男人看了眼陆清酒,又看了眼陆清酒旁边瑟瑟发抖的出租车司机,微微笑了笑,道:“没事,我晚上睡不着,出来找点东西吃。”

陆清酒心想这么晚了你在这荒郊野岭能找到什么吃的,不过哪里都有怪人,他也不好对人家的爱好置喙,于是便礼貌的笑了笑:“是么,那你注意安全。”

男人闻言,却是忽的伸出手在出租车门上拍了一下,随后便转身离开,身影渐渐隐没在了黑暗的夜色里。

直到他消失,陆清酒左边的司机才再次打起了火,继续朝着目的地开去。只是他大约是被吓狠了,后面半程路几乎都没怎么说话。

陆清酒倒是没把这个插曲放在心上,他下车后给司机道了谢,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了司机。

司机接过钱一句话也没说,开着车就走了,一副被鬼追的样子,看起来应该是很久也不会再接到水府村的单子了。

看着他落荒而逃的模样,陆清酒哑然失笑。

这天正是最黑的时候,周围的建筑隐匿在黑暗之中,只听得到静谧的虫鸣声,陆清酒拖着行李,凭借着记忆,朝着自家老屋的位置走了过去。他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,最近的一次还是参加姥姥的葬礼。之后老屋就荒废了下来,也不知道此时变成了什么模样。

周围的建筑略微有些变化,但大致方向还是对的,走了二十多分钟,陆清酒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。

老屋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一片荒芜,红色的大门上,挂着锈蚀的锁,陆清酒掏出钥匙,插进去扭了好几下才把锁打开,伸手一推门,便有大片大片的灰尘落下,让他情不自禁的咳嗽了几声。

“好久没回来了。”低低的念叨了一句,陆清酒打开了一层小楼的门,看见了屋子里的摆设。

因为提前说要回来让邻居帮忙交了电费,所以还是有电可以用的,陆清酒打开了电灯,看清楚了屋内的摆设。

没什么太大的变化,和他记忆中的几乎别无二致,只是所有的家具上面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灰,陆清酒简单的清理了一下床铺,便想着先在这里凑合一晚上。他躺在硬硬的木床上,看着头顶上挂满了蛛网的天花板,想着明天得多花点时间把屋子打扫一下……

鼻腔里充斥着陈旧的气味,陆清酒睡了过去。

第二天,陆清酒睡到九点多才自然醒。灿烂的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在他的身上,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看见了充斥在光线中的无数微小尘埃,他坐起,揉了揉眼睛,甩掉了朦胧的睡意。

陆清酒随便吃了点东西,便开始整理屋子。

几年没有住,屋子需要彻底的打扫一遍,早些年水府村连自来水都没有,还得村民们去山上挑,好在前两年政府出资帮这里通了水,省了不少麻烦。

陆清酒在屋子的角落里找到了已经挂满蜘蛛网的扫帚,正打算撸起袖子清理一下,却感到手臂上一阵刺痛,他有些疑惑,撸起了自己左手的袖子,在看清了自己左手疼痛的部位后,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只见他的左手手臂上,出现了五个紫红色的圆印,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显得外醒目,他用手轻轻碰了一下,便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

“在哪儿碰了?”陆清酒嘟囔了句,“还是被虫给爬了?”他有些迷惑,仔细思考后,脑子里冒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。

好像昨天晚上碰过他手臂的……就只有那个出租车司机,难道是那司机太过害怕,所以把自己的手臂上抓出了这么个印子?

陆清酒干笑一声,觉得自己的设想有点扯。

不过这几个印子似乎除了疼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影响,陆清酒看了一会儿,便放下袖子开始继续打扫房间,他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。

“咚咚咚。”大约十点左右,正在低着头扫地的陆清酒听到了敲门声,他走到门边,拉开一看,却是在门后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。

“小酒儿,回来啦,昨天晚上到的吗?”和陆清酒打招呼的是个比陆清酒略微有些矮的青年,他一笑,露出一枚俏皮的虎牙,“怎么没给我打电话。”

陆清酒看见青年,也跟着笑了起来:“小寻,好久不见。”

眼前这人名为尹寻,正是陆清酒幼年时的玩伴,但自从陆清酒离开水府村后,两人就已许久未曾见面。

“昨天晚上到的太晚了,就没和你说。”陆清酒扬了扬手里的扫帚。

“哦。”尹寻点了点头,“你在打扫卫生?我来帮你!”

陆清酒道:“你家农活做完了?”

尹寻说:“差不多了,昨天刚把秧子插下去,下个月才上肥。”

陆清酒笑道:“行啊,那就麻烦你了。”

尹寻挽起袖子,拿起一块旧抹布开始帮陆清酒清理家具,一边做事一边和陆清酒聊天。

两人虽是幼年玩伴,但也许久未曾见面,倒有说不完的话题,尹寻还是有些奇怪陆清酒为什么要从大城市辞职回到这里。

陆清酒诚恳道:“我老板和我说,工作如果不刻苦,不如回家卖红薯,我想了想觉得好像回家卖红薯也挺好的,就回来了。”

尹寻:“……真的假的。”

陆清酒瞪着他那双眼皮的大眼睛:“真的。”

尹寻:“……”他假装信了。

两人搞了一上午的卫生,屋子大致被清理干净,尹寻见时间差不多了,便招呼着陆清酒一起去村里的小饭店吃午饭,陆清酒欣然应允。

水府村是个很小的村庄,村头吵架村尾都能听见声儿,这村里也没什么商业,就开了两家小餐馆,一家卖家常菜,一家卖各种口味的米粉。

“你才回来,想吃什么?我请客!”尹寻大咧咧道。

“吃米粉吧。”陆清酒小时候也吃过那家的米粉,味道很好,现在想起来颇有些怀念的感觉。

“行啊,走着。”尹寻带着陆清酒朝着米粉店去了。

那米粉店老板看见尹寻打了声招呼,又看到了站在他旁边的陆清酒,上下打量一番后,才有些不确信的问了句:“这是陆家的那个小孙孙?都长这么大啦!”

陆清酒笑着点了点头。

“佘叔,要两个牛肉粉,多放辣子。”尹寻说,“再给我加一把韭菜,清酒你要吗?”

“行啊。”陆清酒也吃韭菜。

老板哎了声,便转身进屋煮米粉去了。

陆清酒则观察起了这间小店,这店不大,桌子都是摆在外面地上的,摆设虽然陈旧,但打理的非常干净,看着并不让人觉得脏乱。陆清酒收回目光时,却看到桌子底下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这东西速度极快,陆清酒只能勉强认出外皮是红色的,似乎是什么昆虫。

“在看什么呢?”尹寻问道。

“好像有只虫子。”陆清酒回道。

“虫子?”尹寻说,“是啊,这春天到了,虫子越来越多,待会儿我去家里拿点草药给你,你拿回家点上吧……你昨天晚上就睡在那儿居然没被咬啊?”

陆清酒摇摇头:“没有啊。”

尹寻闻言眨眨眼睛,顺手把自己的裤腿撸了起来,只见他腿上三五个红色的包十分醒目,尹寻道:“哝,昨天晚上我就在外面走了一会儿,就被叮了一腿的包。”

陆清酒想了想:“可能是我运气好?”

尹寻咧开嘴笑了起来,唇边那颗俏皮的虎牙外可爱:“可能吧。”

两人正聊着天,老板把煮好的米粉端了上来,散发着浓郁的香气。

陆清酒拿起筷子,尝了第一口便感叹道:“还是小时候的味道啊。”这米粉没加食用胶,吃起来软糯弹牙,吸附了骨头高汤的味道,味道浓郁鲜美,里面的调料很简单,上面还撒了一把炒的焦香的辣子和绿油油的韭菜。韭菜被高汤烫熟之后十分清香,正好抵消了骨头汤的油腻感。

两人本就有些饿了,食物一上来就不再说话,只剩下吃米粉的声音,等到陆清酒把一碗米粉全吃完了还喝了几口汤,才满足的长叹一口气。

“好饱啊。”尹寻打了个嗝,满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“好吃。”陆清酒也挺满足的,他擦了擦嘴,随口道:“对了,昨天我到这边的时候打了个出租,听出租车司机说这边死了两个出租车司机了?”

“哦,你说这个啊。”尹寻说,“是啊,是没个两个了,不过不是司机是乘客啊。”

陆清酒:“……”

尹寻没注意到陆清酒的表情有些不对劲,只当聊八卦似得道:“不过也不一定是死了,尸体还没找到了,只找到了他们的行李。”

“不是水府村的人么?”陆清酒问。

“不是。”尹寻说,“是别的村的,只是要路过水府村……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陆清酒道:“哦,只是听别人说了一点。”

尹寻不以为意:“咱们水府村的治安还是挺好的,连个小偷小摸都没有,比其他地方强多了。”

两人一边说话,一边回到了屋子,清洁才做了一半,还得继续呢。

这一天下来,老宅总算是有了个人能住的样子,只是院子还需要再多花点时间打理一下。

老宅其实挺大,加上后院几乎是栋小别墅了,只是因为常年没有居住,所以能住人的房间比较少,不少屋顶和墙壁都需要重新加固一下。

老宅的后院还有一口井,傍晚的时候的陆清酒去井口看了看,发现井里还有水,似乎还能继续使用,只是上面打水的绳索已经老化,得换一根。

“我还记得小时候经常用这水冰西瓜呢。”尹寻坐在井口边上,支着脑袋往里面看,“你这次回来准备干点什么啊?种地吗?”

“养点动物种点田吧。”陆清酒道,“我还有点积蓄,到时候把旁边的牲畜棚修一下……”

这村里几乎每家每户都会养点动物,鸡什么的是常备,条件好的还会多养几头猪或者牛。

“行啊。”尹寻道,“我明儿和木匠说一声,让他来你家把棚子给修好,你要买什么?过几天镇上赶集,咱两可以一起去瞅瞅。”

“好,谢谢你了。”陆清酒感激道。

“客气。”尹寻摆摆手,有些无所谓的说,“咱两这关系,还说这个干嘛,天不早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好。”陆清酒道,“注意安全。”

尹寻转身出了院子门,陆清酒看见他走远了才重新回到了自家老屋里。

老屋虽然有电视机,但还没开信号,陆清酒只好拿出手机爬上了床,点开APP看起了新闻。

他看了一会儿,却是忽的想起了什么,手指点开了搜索栏,在搜索栏里输入了几个字:水府村出租车乘客失踪。片刻后,搜索结果便跳转了出来,陆清酒把新闻大致的浏览了一遍,发现这新闻和尹寻说的差不多,只是细节要更详细一些。大致就是一些人突然失踪,家属报警,最后在水府村附近找到了他们丢失的行李,接着经过警方的调查,发现这些人都是上了一辆出租车……

看到这里,陆清酒放下了手机,挽起自己左臂的袖子,被袖子遮掩住的肌肤上,五个紫色的圆点清晰可见。

陆清酒伸手碰了一下,嘴里轻轻的嘶了一声,这红点还是疼的厉害。他此时已经意识到昨天晚上那个出租车司机似乎有些不对劲,但幸运的是他安全的离开了出租车,没有出现什么意外。

陆清酒想着想着,睡意便涌上了心头,白天忙了一天,他也有些累了,闭上眼睛几乎是片刻的功夫便睡了过去。

这种睡眠质量他上班的时候想都不敢想,毕竟他们公司可是要求员工二十四小时开机,特别是他这种做企划的,项目有问题随时都得被叫去公司,虽然工资够高,但人也被搞得心力憔悴。

陆清酒本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,但是到了凌晨左右,他却听到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响动。

这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头顶上的瓦片上扒拉,弄的陆清酒头顶咔嚓咔嚓直响。

陆清酒被这响动从睡梦中吵醒,睁开朦胧的睡眼看见了自己头顶上一道微弱的光,这光让陆清酒愣住了,脑子一时间没转过来,等到过了一会儿,他才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眼睛瞬间瞪圆——屋子顶上的瓦片竟是被什么东西给掀开了,皎洁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在被单上,像是一块滚烫的印记。

“咔擦,咔擦。”头顶上的声音再次响起,陆清酒第一个反应是野猫之类的生物跑到楼顶上去了,可就在他脑子里冒出这个想法的时候,一个圆形的东西却出现在了屋顶的漏洞处,陆清酒看清了那个圆形东西的模样,那是一只红色的眼睛,瞳孔大张,白色的瞬膜滑过眼球,在上面留下湿润的液体,陆清酒认出,这是一只属于爬行类动物的眼睛。

作者有话要说:  开新文啦啦啦!

幻想农场全文免费阅读/下载

推荐地址:http://www.5zhs.com/27/27584/ 或在百度搜索 自嗨小说网

1.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权威网站,内容具合法性,如需删除请联系我们;

2.文章内容并不代表CTO娱乐观点或立场,如有关于文章内容,版权或其它问题请看下方免责声明或联系删除;

相关推荐
  • 尽情缠绵:冷面宠妻(大喵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尽情缠绵:冷面宠妻(大喵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天赐萌宝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  天赐萌宝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• 绝世兵王叶寒(北冥小妖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绝世兵王叶寒(北冥小妖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吞天神帝(精修重制版)(极品妖孽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吞天神帝(精修重制版)(极品妖孽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

  • 红娘系统[快穿]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  红娘系统[快穿]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• 绝品透视高手(九殇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绝品透视高手(九殇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医妃倾城:嗜血王爷太残暴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  医妃倾城:嗜血王爷太残暴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• 都市超级大巫医(核桃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都市超级大巫医(核桃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魂武至尊(头号宅男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魂武至尊(头号宅男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契约情人:总裁贪欢成瘾(Emoy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契约情人:总裁贪欢成瘾(Emoy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《哀嚎苍穹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  《哀嚎苍穹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• 妖师鲲鹏传(佛血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妖师鲲鹏传(佛血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[field:keywords/]精彩看点
  • 《王者风暴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  《王者风暴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• 《九劫散仙重生都市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  《九劫散仙重生都市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• 都市酒仙系统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  都市酒仙系统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• 金玉良医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  金玉良医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• 重生之娇妻在上(曼荷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重生之娇妻在上(曼荷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一窝三宝,总裁喜当爹(浅年华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一窝三宝,总裁喜当爹(浅年华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《都市修真之震世强少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  《都市修真之震世强少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• 《最强山贼系统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  《最强山贼系统》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

  • 嫡女掌家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  嫡女掌家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• 盛华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  盛华最新全文免费阅读

  • 女总裁的至尊兵皇(月天子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女总裁的至尊兵皇(月天子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• 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(鱼果酱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

    空间农女:将军赖上我(鱼果酱)无弹窗全本免费下载